川普與俄政府、黑幫秘密交易曝光

2017-01-11 18:39:20 127

美國國家情報局部份解密的報告指出,普丁下令俄國對美國總統大選進行滲透,協助川普當選。該報告未解密部份還有更詳細的資料,內容將更讓外界震驚。圖為該報告紙本。(圖/美聯社)

川普與俄羅斯的關係一直是去年美國總統大選以來最耐人尋味的話題,著名的政治部落格網站Daily Kose刊文指出,川普當年面臨破產,接受了大量來自俄國黑幫、前蘇聯政權高官的黑錢資助而渡過危機。這些俄國惡勢力關係直通克里姆林宮,正可以解釋為何川普特別鍾愛俄國人,以及俄國為何用駭客幫助川普當選。

這篇題為《俄羅斯黑幫資助川普渡過破產危機》的文章首先指出,川普的長子小唐納川普(Donald Trump Jr.)在2008年參加一個地產商會議時曾說,「我們有大量來自俄國的投資,俄國人在我們企業內各部門的資產持有極大比例股份。」
研究沙卡洛夫(Andrei Sakharov)與俄國人權運動的著名人權律師霍頓(Scott Horton),仔細分析了英國《金融時報》調查報導所提供的資料,做出了令人震驚的結論:俄羅斯黑幫曾提供大量金援讓川普企業免於破產危機。
霍頓指出,在所有的情報中,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可能忽略了《金融時報》調查報導所提供的有力資料,它詳細檢閱了過去10年內數個川普地產開發案的結構與歷程,這段時期正是川普地產被取消信貸額度而面臨第7次破產危機。這些地產項目的資金幾乎全部來自俄羅斯,也就是說,在川普即將破產時,來自俄羅斯的數億美元神秘資金拯救了川普,讓他起死回生變成一位成功的商人。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克萊普(圖)在國會做證時指出,俄羅斯駭客入侵干擾美國總大選,對美國民主體制是重大威脅。(圖/美聯社檔案照片)

霍頓強調:「川普和俄羅斯黑幫根本就是一夥的。」

霍頓的結論確實有些危言聳聽,不過這些調查與研究卻牽出一些充當俄羅斯軍方總參謀部情報總局(GRU)白手套的企業,以及俄國黑幫富豪,還有規模龐大的宣傳造勢網絡,以及完全被克里姆林宮宰制的美國總統候選人。

這種類似二流間諜小說的情節,可能連間諜小說大師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é)都會覺得太過離奇,有些說法可能只是陰謀論的產物,但是,也可能是真正的大陰謀。

霍頓綜合《金融時報》幾篇深度報導的資料並加以分析後發現,小唐納川普提到的「來自俄國的大量資金」指向美國的俄羅斯商會(RACC)會長米利安(Sergei Millian)。

他說,「米利安堅稱俄羅斯商會完全是由該國會員企業出資成立,與俄國政府無關。不過《金融時報》說,該商會大部份理事會成員身分都很神秘,商會提供的理事成員電話有半數無人接聽,而且商會網頁上所刊載的地址根本與該商會無關。」

為什麼俄羅斯商會的背景資料如此啟人疑竇?前俄羅斯國會議員博洛弗伊(Konstantin Borovoi)說,商會做為情報機構的外圍組織早自前蘇聯時期就開始了,現在俄國政府也在利用它,還提供大量經費。

2007年米利安安排川普訪問俄羅斯,他和川普在美國多地一同出遊,其中包括一次在邁阿密的賽馬會。米利安還對外聲稱他擁有川普地產在俄國的代理權,他告訴媒體說,「我可以說是川普的獨家代理,2007~2008年間有數十位俄國人買了川普的美國公寓。」他在接受ABC電視訪問時說得更明白,川普跟俄國人「做了數億美元的生意」。

圖為2012年美國艾克美孚石油公司CEO提勒森在黑海的圖阿普謝與普丁簽訂合約,合約是俄羅斯國營的石油公司與艾克森美孚石油的大型合作計劃。而提勒森就在最近被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任命為新任的國務卿。(圖/美聯社)

不過,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媒體刊出川普與米利安的合照,川普仍否認與米利安之間有密切關係。川普競選團隊發言人希克斯(Hope Hicks)說,川普只是在10年前一個飯店開幕式上偶遇米利安並簡短交談。

《金融時報》第二篇報導把川普置於大規模洗錢活動的核心,川普藉由地產交易掩護俄國與其他前蘇聯國家的大筆資金流入美國,其中包括前蘇聯高官掠奪而來的數億美元,川普無視於可能涉及違法洗錢的資金來源,他手上大量閒置的公寓也因而銷售一空。

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市的國際律師事務所說,一個被稱為赫拉普諾夫(Khrapunov,已退休之前哈薩克部長與市長、省長)的洗錢網絡使用數十家公司的名義,購入Soho 3310、Soho 3311與Soho 3203三個建案大量公寓,因為都是有限責任公司,實際的掌控者很容易隱蔽。這些公司是2013年在紐約成立,才成立一周,資產記錄就顯示有一筆310萬美元的支出購入川普蘇活(Trump Soho)的數幢公寓。川普蘇活是一幢46層樓的豪華酒店公寓,於2010年完工,地點位於紐約曼哈頓一個很別緻的區塊。

川普的地產為何方便洗錢?因為地產交易價格通常由買賣雙方決定,你認為公寓價值一百萬還是兩百萬美元?買家可能還因為其他原因願意出三百萬美元。這些買賣從一家有限公司轉手到另一家有限公司,公司所有人不必曝光,這比藏現金在海外帳戶更乾淨俐落。如果有些生意需要查核資產,房地產就有更大的操作彈性。

專家說,美國規範地產交易的法規相當薄弱,直到911事件之後,為避免淪為恐怖份子籌資管道,才在《愛國者法案》中訂定條款要求銀行必須先調查房屋貸款人的背景,但如果以現金交易──例如川普蘇活的買賣案──就能避開調查,這個明顯的漏洞直到今年才做了點防範措施彌補。

利用購買房地產或設立有限公司為海外非法資金洗錢,是川普與前蘇聯高官雙贏的交易,他只要對相關交易睜一眼、閉一眼就成了。例如一家名為灣岩(Bayrock)的公司,川普自己也是公司股東,房屋成交、川普收錢,然後皆大歡喜。

霍頓指出,在2011年的一段證辭中,川普說他「從來都弄不清楚灣岩的真正老闆是誰」,前灣岩財務主任Jody Kriss控告其雇主詐欺的訴訟中指出,灣岩的神秘後台是來自俄羅斯與哈薩克斯坦。灣岩對外否認此一說法,但他們無法回答公司資金來源,也說不清楚公司與赫拉普諾夫的關係。

《金融時報》第三篇報導把灣岩與川普的關係挖得更深入,他們的關係確實非比尋常。

報導說,灣岩公司跟川普的競選總部一樣都設在紐約川普大樓裡,而且雙方在世界各地有很多合作買賣,包括美國的紐約、佛羅里達、亞利桑納、科羅拉多,國外的有土耳其、波蘭、俄羅斯與烏克蘭。前面提到的首筆大型交易─46層的川普蘇活豪華酒店公寓─還曾在NBC的川普製作節目《誰是接班人》中大做宣傳。也就是這家公司與川普企業有如此多合作案的公司,川普竟然可以睜眼說瞎話「從來都沒弄清楚誰是真正的老闆」。

最後,川普被迫承認與灣岩有合夥關係,也從該公司獲得資金,還與這家公司在全世界進行金額高達數億美元的多項合作案,但還是堅稱不知道他們老闆是誰。看起來川普當然很清楚他的合作對象是前蘇聯高官、俄國政府外圍組織與黑幫,但為什麼還是要做?因為他面臨破產,不得不鋌而走險。
霍頓指出,2000年以前,地產商與賭場根本沒有辦法在資本市場籌資,也沒有在紐約大銀行融資的管道,當時經濟不景氣導致許多企業破產,融資渠道更加受限。川普此時開始在電視上裝扮成商業大亨,大打自己名字「TRUMP」的品牌,搞了一些像川普大學、川普伏特加這種怪異方式歛財。

2004年在美國NBC電視開播的真人實境秀「誰是接班人」時,川普其實正面臨破產的財務危機,最後是俄國黑幫與貪官洗錢資金救了他。圖為該電視節目2004年的畫面。(圖/美聯社)

當時的川普企業實際上已經是個空殻子,面臨破產危機,但川普在電視上還是努力維持一個成功的商業大亨形象,看不出其背後可能是大規模的違法犯罪活動。在所有產品上都貼上自己名字根本算不上什麼經營策略,倒比較像是個人形象的跳樓大拍賣。這裡頭包括牛排、礦泉水、伏特加、冒牌地產學校,你只要付錢,川普就會把名字貼上去。在2000年之後的幾年裡,川普不只是破產而已,他根本就是兩手空空。他不是個成功的商業大亨,但敢在電視上裝闊,他在電視上營造的形象可能比他投資的地產還更有點價值。

現在川普手上持有的公寓大樓突然身價大漲,外國黑幫用來洗錢的地產加碼吹噓炒作,川普只要持續放任外國的黑錢流入地產與空殻公司,並從中抽成,地產掛上川普的名字還可以再收一次錢。

霍頓對這些資訊的分析與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已解密的報告相符,那就是:川普積極地與俄國人及俄國利益密切合作。換句話說,川普用地產項目勾結俄國黑幫,而這些黑幫頭子的關係直通普丁與克里姆林宮。

如果只根據《金融時報》已揭露的資訊,會有兩個可能的答案:一、川普積極而密切地與俄國人合作,二、川普對與俄國人的合作案裝傻,他只要俄國人的錢進了帳戶幫他渡過危機。

不論是上述哪一種,這兩種可能所造成的後果都一樣:川普拿了錢,前獨裁政權的高官與黑幫大量洗錢,俄羅斯也把自己人送進白宮。川普為何獨愛俄國人?俄羅斯為何力助川普當選?答案已呼之欲出。

來源: 中時電子報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70111003287-260408

評論